月漓

舅夜,三米,马夜,康笨。
缘分更文,怠惰少女,苏汉伟亲妈。

想写壳夜,感觉没人看😂

沉迷吸猫,不想写文。

@芦荟 
你懂我意思吧

无执道长:

当一个文手企图给你讲脑洞的时候,一定要制止她,因为一旦把脑洞讲完,就如同打完了大纲,这篇文在她眼里已经完结了,至于粮那都是tan90度,有时候被吊了胃口,又偏偏没有粮吃,痛苦可想而知。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这是我被某位脑子里有黑洞的太太连着逮了好几次听她港脑洞后,得出来的结论。


比钻石还真👋

【三米】那个M开头的男人

*OOC
*三米已经凉了
*各种禁
*被大大的代号M炸出的脑洞
*私设多
*写不长,因为懒

————————————————

“想当年,你还是个懵懂的少年,现在呢,染了黄毛,还学会了搞基。”赵志铭在屏幕另一头阴阳怪气的语调让苏汉伟手一抖就漏了辆法拉利。

“好恶心啊,赵志铭你好恶心啊。”又漏了个兵,苏汉伟没好气地回骂,“你这个打野,真的菜,怪不得老替补,过来给我中路当狗就能赢,你懂不懂。”

“好好好,做你的狗,话说你为什么要和辣个M开头的男人搞基啊。”

苏汉伟没有回答赵志铭,一套闪现连招收掉了对面中单。兴致索然,苏汉伟没有说话。

WE太穷,耳麦的质量实在是不好,不然苏汉伟就会听到对面一声微不可查的叹息。

难得赵志铭这个话唠也开始沉默。

终于结束了这局压抑的对局,赵志铭像是下了很大决心,终于小心翼翼地蹦出了一句话,“老地方,天台,见一面吧。”

苏汉伟没应声,但赵志铭隔着屏幕听见了椅子滑开和拖鞋啪嗒啪嗒的声音。



明明已经五月,上海却没一点进入夏天的意思。三层半高的天台上面风吹得赵志铭有些冷,他将冻得有些红的手掌塞在了围巾里面,感受到血管突突的跳。

赵志铭到的比苏汉伟要早一些,他斜斜靠在天台的栏杆上往下望,看到那个熟悉的小圆点后,马上把脸上的泪擦干净,挤出一个贱兮兮的笑,把身子转向了天台入口。

“怪冷的,畜生你喊我出来干嘛。”苏汉伟小小的一团缩在门口不愿意走过来,眉眼稍稍上挑,略带些不耐烦的口气。

“我要转会了,不是替补了。”赵志铭走向苏汉伟,想了一想还是把脖子上的围巾摘下,笨拙地绕在了苏汉伟脖子上。

“哦那恭喜你啊畜生,你是请我出来吃火锅的吗?”苏汉伟漫不经心地回着,在说到火锅二字的时候,那双圆圆的眼睛才亮了一下。

“他的眼睛可真好看。”赵志铭心想,硬生生地把一句可我并不想转走咽进了肚里。



苏汉伟走在前面,吃完火锅他出了些汗,离基地还有些路,苏汉伟觉得有些热,他伸手将围巾松了松,露出小半截白皙的脖颈。

在接近耳后的地方纹了一个M。

赵志铭什么也没说,将苏汉伟送回了基地。

回去后默默将ID改成了Mitty。

大大们看了儿子的腿和小脚丫

难道就没人开个车?!
愤怒!
快开车啊!

猫不好看,看我。

【舅夜】关于大咪咪用处的哲学探讨

*OOC
*私设多
*没有排版
*单纯发发糖
*放飞自我开的都是假车
*很久没谈过恋爱的人边写边哭
*写一条字数太少了于是我良心发现凑了三条
*你们真的不给我个红心吗???



- 跑腿这件小事

“酸伟,酸伟,我要喝冰红茶!”
“酸伟,小饼干!”
“酸伟———”

苏汉伟突然很头疼,自从确认了关系之后,自家AD就从一个殷勤的智障变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智障。难道真的如赵志铭所说,男人都是一样,追到手之后就会开始不珍惜了吗?!

苏汉伟越想越气,越气越想,想到自己小小的脑袋都要爆炸。

他抓狂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没好气地冲着陈圣俊吼道,“自己不会拿啊,SB!”

“不是呀,只是酸伟拿给我的,都比较甜。”

陈圣俊盯着苏汉伟一字一句地说着。

得,苏汉伟叹了口气,认命地站起了身。


- 假车

苏汉伟今天一回到训练室就觉得不对劲。他眯着自己的小眼睛,嘴巴嘟成了一团,终于发现了些端倪。

“向二狗!你把我的老二藏哪了!”苏·发现自己娃娃不见了·三岁·队霸在心里顺了一遍嫌疑人后,毫不迟疑地冲着向人杰大吼。

“哇,你讲话要负责的,别教坏我家笨笨。”向人杰鄙夷地看了一眼苏汉伟,继续掐着表为自己的小辅助泡火鸡面。

“酸伟酸伟我知道!”一旁的AD突然大叫了起来,手舞足蹈的。

“啊?你知道个屁!你知道我的老二长什么样吗你就知道!”苏汉伟嫌弃地瞥了一眼陈圣俊,找不到自己心爱的小布偶,他的心情实在是不好。

“知道呀,小小的粉粉的但是很可爱!”AD突然就抱住了中单,新冒出胡茬的脸在苏汉伟的脑袋上一顿乱蹭。

“CNM你手放哪呢!谁教你说的骚话!!”
“啊啊啊啊啊陈圣俊你把我放下啊!!我这个月还没播完啊!!”
“酸伟…好久都没有了…”AD委屈巴巴地说着,“把我的老二送给你!不要难过了!”
“CNM把我放下啊!!!!”

远处腿哥看着紧闭的房门,推了推反光的眼镜,露出了睿智的笑容。



- 保级卖包,兮夜长高

苏汉伟百无聊赖地翻着微博,突然一条微博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SBAD竟然关注了88年的一名AV女优。”

下面满满的是粉丝的哀嚎。

苏汉伟又想起来以前陈圣俊点赞的大咪咪,他摸了摸自己平平的胸部和鼓鼓的小肚子,突然就觉得很烦。

苏汉伟一直就不是个喜欢忍耐的人,他想得烦了于是就把一旁的AD踹下了床。

看着陈圣俊疑惑的眼神,苏汉伟没好气地嘀咕道,“大咪咪大咪咪就知道大咪咪,和你的大咪咪睡去!”

陈圣俊一脸懵逼,花了三秒翻译了一下兮夜语,这才知道自家的小中单是吃醋了。

“笑NM笑还笑,滚滚滚滚滚滚出我的房间!”苏汉伟看到陈圣俊不仅没来哄自己还在那笑,不由得有些委屈,连话都开始说不利索。

“大咪咪很多奶奶,兮夜喝奶奶就可以长高高。”

房门关的利索,咔哒一声,从里面上了锁。

陈圣俊只穿着条内裤,愁眉苦脸地站在门口。

“老婆我错了,你最高!老婆最棒!”

没人理他。

实验一时爽,报告火葬场。

【舅夜/马夜】Lithromantic


*OOC
*有私设
*国际三禁
*烂头烂尾烂肚子
*写点马夜过过瘾
*大舅子渣男小伟脚踏两只船我推荐你们别看了

——————————————

Lithromantic:指对某人产生爱情,却不希望获得情感回应的人(这类人的爱情可能会因对方的情感回应而消失)。Lithromantic有的可以接受恋爱关系,有的则不能。

——————————————


苏汉伟想不明白。

电脑屏幕黑着,他甩了甩头,狠下心来,把整个椅子都转了个圈,一言不发地盯着旁边的AD。

陈圣俊刚结束一局双排。那双好看的、总是递来零食的手,轻飘飘地落在了辅助的头上揉了一揉,然后又点开了下一局。

没有看他。

苏汉伟没理由的觉得很热。



刚从冰箱里拿出的可乐还冒着冷气,颤颤巍巍的水珠从罐上流下,在苏汉伟手上留下一串水痕。

苏汉伟觉得他就快要抓不住了,他用力地去捏,听到镁铝合金发出的闷响,和他心里的声音起了共鸣。

“兮夜。”

苏汉伟回头。

其实不回头也能够听得出来。

“你为什么会来。”苏汉伟小声地问道,头仿佛要埋进地底。易拉罐已经瘪了下去,可是他还是没有放手。

韩金没有回答他,径直走了过去。



七月的上海,有蝉鸣,有星光,伴着一丝晚风,韩金斜靠在天台的栏杆上,将苏汉伟一把拉了起来。

“小伟你真的开心吗?”韩金依旧没有表情。苏汉伟看着韩金的眼睛,满满的都是自己和星星,他又将视线移开,盯着韩金被风吹起的发。

“我不知道,我总觉得…他没有以前那么喜欢我了。”
“特别是在我对他示好之后。”
“你说他以前说的喜欢是不是只是玩玩而已。”
“马哥我好害怕…”

有液体从脸颊滑下,苏汉伟越说越哽咽,他颤抖着伸出手想去擦,却碰到了另一只手。

“马哥…”苏汉伟终于忍不住,他不管不顾地抱住了韩金,“马哥…其实我一直都好喜欢你…”

易拉罐啪嗒落地,在地上弹了几下,滚向了天台的门口。

“你为什么要走…韩金,韩金…”苏汉伟抬头看向韩金,眼泪止不住的流,他长大了嘴巴,好像有很多很多的话要说,最后却只是不停地重复着韩金的名字。

“我在,小伟,我一直在。”韩金将苏汉伟的脑袋按在自己的怀里,小心地拍打着,“我没有走啊。”

苏汉伟一瞬间像是回到了几年前,那时候他还在wea,身旁的AD也还是韩金。

那时候马哥还会温柔地笑,会给他买很多零食,然后盯着他吃完。
那时候他们也一起爬上过这个天台,他大声地对着星星喊着要打进LPL。
那时的韩金说,如果进了LPL,就送给他一枚戒指,现在,先用星星抵着。
可是后来,韩金就那么走了。苏汉伟也就再也没上过这个天台。

苏汉伟将头撇开不看韩金。

低头,他看到了那枚戒指。那是陈圣俊和他表白时送给他的。

苏汉伟的两只手干干净净,与陈圣俊戴满戒指的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陈圣俊送他戒指的时候,他执意要将戒指挂在脖子上,说是戴在手指上影响操作。

苏汉伟自己摸着自己的右手,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韩金又一次将他拉进了怀里,苏汉伟看到韩金的眼睛里有星星。

“戒指,补给你。”韩金惜字如金,说完五个字之后就不由分说地将戒指套上。

苏汉伟低头看戒指,大小刚刚好,他左右转了一转,最终也没有舍得把它摘下。

“小伟。”

苏汉伟抬头,他看到了韩金在对他笑,他看到韩金的眼睛里满满的是星星还有越来越大的自己。

苏汉伟闭上了眼。



再次回到基地的时候,苏汉伟打开了冰箱,想了一想,还是把两罐雪碧放回了原处。稍稍绕远,拿出一盒巧克力豆奶,叼着吸管蹦回了座位。

他将电竞椅转回原处,把身旁AD的手挥开,打开了电脑。

“兮夜。”

苏汉伟转头。

“喜欢兮夜。”陈圣俊依旧笑的真诚,不知又从哪掏出了一把小饼干,手放在兮夜面前。

苏汉伟脑中的某根弦再次崩断。

他慌忙起身,一把推开陈圣俊的手。

他推的太急太突然,陈圣俊也没有反应过来。

有一个瘪了的易拉罐掉到了基地的木地板上,发出闷闷的响声。

苏汉伟睁大了双眼,他又听到了熟悉的共鸣声。

再次缓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陈圣俊抱在了怀里。

“永远永远喜欢你哦,兮夜。”



【舅夜】致死基因 I

OOC
短小精悍未完结
依然没有排版
求求你们别转出我要面子的
不要骚真人
这次真的不黑ZZM
可能有马夜,大概有三米,一定有舅夜
我,垃圾。


————————————————


看到赵志铭和女朋友一起逛宜家照片的时候,苏汉伟的表情其实挺平静的。


对电子竞技这东西来说,离别算是件家常便饭的事。马哥走的时候,他一滴眼泪也没掉,所以这次赵志铭抛下他,他也没多大反应,骂了句畜牲之后,关上了直播间的摄像头,便再没了下文。


是不是喜欢过赵志铭这件事情,苏汉伟心里也没个底。那都是太久之前的事情,久到他都快记不清赵志铭究竟还欠自己多少顿饭。

苏汉伟个子小,脑袋也小,那么小的一个脑袋,脸占了大部分的面积,剩下一点点可怜的脑容量,只能用来记最重要的人和最重要的事。

早几年之前,苏汉伟的小脑袋里只装着赢,再后来遇到了陈圣俊,再之后他又爱上了吃。斟酌再三,苏汉伟捏了捏自己的小肚子,决定把吃和赢这两件事,和陈圣俊划成等号,这么一来,既节约了脑容量,又可以把赵志铭从自己的脑子里踢出去。

“畜生。”苏汉伟对着又一次变成黑白的屏幕恨恨地骂道,随手举报了队友,自己也没弄明白自己究竟是为了没吃到的几十顿饭还是为了赵志铭脱单而生气。



“酸伟?Why so 菜?”一旁的AD似乎是感受到了低气压,日常不怕死地凑了上去。看看屏幕上小鱼人的惨烈战绩,再一瞥小中单还没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心中自是了然。好看的眼睛藏不住笑意,一把握住中单纤细的脚踝,顺势将一杯温热的水送进了中单挥来的手掌。

苏汉伟握着还冒着些热气的水,恶声恶气地冲着陈圣俊吼道“我要喝冰红茶!你!去拿!”。还算小巧的脚在陈圣俊的腿上胡乱地拍打着,同时将水杯放在了桌上,并附赠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陈圣俊松开了手,拖着熔岩巨兽一般的步伐啪嗒啪嗒地走到冰箱前,回头一看——

小小只的苏老板正蜷缩在电竞椅上,双臂环绕着纤细的小腿,小口小口的吞着热水。


陈圣俊突然觉得有些无趣,机械一般地拿出了一盒冰红茶,身后又传来中单不耐烦的催促声。

“快点!你Fucking慢!”

像是有股无形的电流贯穿了身体,陈圣俊又无意识地展露出了笑容,他小心地将冰红茶捂在手里,哒哒哒地跑向中单。先是用衣摆擦尽了水滴,然后插进了一根吸管,陈圣俊细心地接过了苏汉伟手中的水杯,将冰红茶送进小中单的手里。

苏汉伟接过冰红茶,理所当然地喝了起来,直到吸管里冒出了呲溜呲溜的声音,才将空盒塞进了陈圣俊的手里。

“你为什么不喝?”苏汉伟问得自然。

“兮夜喝,全部兮夜喝。”陈圣俊答得流利。

“傻逼。”苏汉伟看着陈圣俊,突然冒出了一句标准的普通话。
而一旁的AD也不恼,依旧是盯着苏汉伟,眼里的笑意丝毫未减。

苏汉伟叹了口气,故意扭过头不看AD。
想了想,还是将手机揣进了裤兜,走出了训练室。


九月的上海,即使到了晚上,也有些闷热,星星好像也没有之前和赵志铭一起看的亮。苏汉伟熟练地在屏幕上敲下一行数字,却迟迟没有拨出去。

有晚风吹过,摇摇欲坠的水滴终于从脸颊落下,啪哒掉落在屏幕上。

苏汉伟闭上了眼睛,最终还是锁了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