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漓

舅夜,三米,马夜,康笨。
缘分更文,怠惰少女,苏汉伟亲妈。

【舅夜/马夜】Lithromantic


*OOC
*有私设
*国际三禁
*烂头烂尾烂肚子
*写点马夜过过瘾
*大舅子渣男小伟脚踏两只船我推荐你们别看了

——————————————

Lithromantic:指对某人产生爱情,却不希望获得情感回应的人(这类人的爱情可能会因对方的情感回应而消失)。Lithromantic有的可以接受恋爱关系,有的则不能。

——————————————


苏汉伟想不明白。

电脑屏幕黑着,他甩了甩头,狠下心来,把整个椅子都转了个圈,一言不发地盯着旁边的AD。

陈圣俊刚结束一局双排。那双好看的、总是递来零食的手,轻飘飘地落在了辅助的头上揉了一揉,然后又点开了下一局。

没有看他。

苏汉伟没理由的觉得很热。



刚从冰箱里拿出的可乐还冒着冷气,颤颤巍巍的水珠从罐上流下,在苏汉伟手上留下一串水痕。

苏汉伟觉得他就快要抓不住了,他用力地去捏,听到镁铝合金发出的闷响,和他心里的声音起了共鸣。

“兮夜。”

苏汉伟回头。

其实不回头也能够听得出来。

“你为什么会来。”苏汉伟小声地问道,头仿佛要埋进地底。易拉罐已经瘪了下去,可是他还是没有放手。

韩金没有回答他,径直走了过去。



七月的上海,有蝉鸣,有星光,伴着一丝晚风,韩金斜靠在天台的栏杆上,将苏汉伟一把拉了起来。

“小伟你真的开心吗?”韩金依旧没有表情。苏汉伟看着韩金的眼睛,满满的都是自己和星星,他又将视线移开,盯着韩金被风吹起的发。

“我不知道,我总觉得…他没有以前那么喜欢我了。”
“特别是在我对他示好之后。”
“你说他以前说的喜欢是不是只是玩玩而已。”
“马哥我好害怕…”

有液体从脸颊滑下,苏汉伟越说越哽咽,他颤抖着伸出手想去擦,却碰到了另一只手。

“马哥…”苏汉伟终于忍不住,他不管不顾地抱住了韩金,“马哥…其实我一直都好喜欢你…”

易拉罐啪嗒落地,在地上弹了几下,滚向了天台的门口。

“你为什么要走…韩金,韩金…”苏汉伟抬头看向韩金,眼泪止不住的流,他长大了嘴巴,好像有很多很多的话要说,最后却只是不停地重复着韩金的名字。

“我在,小伟,我一直在。”韩金将苏汉伟的脑袋按在自己的怀里,小心地拍打着,“我没有走啊。”

苏汉伟一瞬间像是回到了几年前,那时候他还在wea,身旁的AD也还是韩金。

那时候马哥还会温柔地笑,会给他买很多零食,然后盯着他吃完。
那时候他们也一起爬上过这个天台,他大声地对着星星喊着要打进LPL。
那时的韩金说,如果进了LPL,就送给他一枚戒指,现在,先用星星抵着。
可是后来,韩金就那么走了。苏汉伟也就再也没上过这个天台。

苏汉伟将头撇开不看韩金。

低头,他看到了那枚戒指。那是陈圣俊和他表白时送给他的。

苏汉伟的两只手干干净净,与陈圣俊戴满戒指的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陈圣俊送他戒指的时候,他执意要将戒指挂在脖子上,说是戴在手指上影响操作。

苏汉伟自己摸着自己的右手,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韩金又一次将他拉进了怀里,苏汉伟看到韩金的眼睛里有星星。

“戒指,补给你。”韩金惜字如金,说完五个字之后就不由分说地将戒指套上。

苏汉伟低头看戒指,大小刚刚好,他左右转了一转,最终也没有舍得把它摘下。

“小伟。”

苏汉伟抬头,他看到了韩金在对他笑,他看到韩金的眼睛里满满的是星星还有越来越大的自己。

苏汉伟闭上了眼。



再次回到基地的时候,苏汉伟打开了冰箱,想了一想,还是把两罐雪碧放回了原处。稍稍绕远,拿出一盒巧克力豆奶,叼着吸管蹦回了座位。

他将电竞椅转回原处,把身旁AD的手挥开,打开了电脑。

“兮夜。”

苏汉伟转头。

“喜欢兮夜。”陈圣俊依旧笑的真诚,不知又从哪掏出了一把小饼干,手放在兮夜面前。

苏汉伟脑中的某根弦再次崩断。

他慌忙起身,一把推开陈圣俊的手。

他推的太急太突然,陈圣俊也没有反应过来。

有一个瘪了的易拉罐掉到了基地的木地板上,发出闷闷的响声。

苏汉伟睁大了双眼,他又听到了熟悉的共鸣声。

再次缓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陈圣俊抱在了怀里。

“永远永远喜欢你哦,兮夜。”



评论(14)

热度(38)